Tag Archives: 冰山美人

南极略影

登岸的规矩中有一样是必须按照规定线路行走,是很烦的事情,尤其拍照,常常很无奈。画面上的人走得很规矩,其实都无奈地沿着制定线路走的。

海滩上聚集的企鹅

海滩上聚集着刚觅食归来的和准备出海觅食的企鹅,它们的家眷都在窝里孵蛋,好不容易出来轻松一下,所以不急着回家,因为回去了就意味着要连续多天孵蛋,孵 蛋可是世界上最闷最无聊的差事啊!当然配偶外出时间太长,家里的耐不住饥饿就会弃蛋而去,觅食要紧。因为外出的企鹅也有遭遇不测的现象,或被海豹海狮吃 掉,或迷路或别情移恋。

浮冰

冰山景色之一

阴天云雾中的南极海崖

阴天云雾中的南极海崖景色也颇有味道。

融化中的小冰山

在海面上漂移的冰山被风推向北面,逐渐消融、分裂,最后成浮冰块散布开。这些冰山形成时间很久远了,每一道纹理都是一个积压层的区别,所以,专家会告诉你,随便海上一块冰块都有上千或上万年的岁数,也就是因为时间的久远,冰雪的积压时间长,密度高,颜色就会蔚蓝。

浮冰

拍摄浮冰或冰山的较多,在船的两侧甲板或乘冲锋舟时可以拍摄到。阴天时,我大多用自动档,对移动中的冰块测光对焦拍摄,没时间考虑太多。这些冰块在海面上露出的一般为整体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。

有一天,我们前往乌克兰工作站探访登岸的计划被水道的浮冰堵塞和打乱,船方为弥补我们的失落,临时安排一处陌生的岛屿给我们乘冲锋艇参观,由于岛屿形状成 长条状,并且断成几节,我觉得英文名字不好记,干脆称为断背山了。在这里,我见到了一座绽发出翡翠蓝的冰山,这是很少见到的景象,连船上的专家也说,这种 冰块很少遇见,其形成年月更久远。

与众不同的冰山

在断背山的一处峡谷,左边一块与众不同的冰山绽发的颜色十分迷人,我有点沉醉在第一次遇到的翡翠蓝跟前,当时浪很大,我们的冲锋舟被海浪抛上抛下,只好使用连拍,返回船上再整理挑选图片,当然,参观的时间有限。

形态怪异的冰山

在断背山的峡谷参观时遇上的冰山景色,形状很不错的冰山,呈现我们面前,可惜是阴天,不然冰山会焕发出更迷人的蔚蓝。

冰盖断面

这是一处冰盖断面,专家介绍,通过冰盖的断面可以了解不同时期的南极气候情况,因为积雪形成的冰盖有不同的颜色纹理,含有各种矿物质和灰土。

冰川下面

冰川下面有两只悠闲的海鸥,远远地关注我们,其实我们离很远,我用长镜头拍的。